论文
当前位置: 万豪国际娱乐手机网站 > 论文

不同维度的情绪刺激对认知-运动表现的影响

编辑:陆颖之|周成林 单位:上海体育学院

来源:第十届全国体育科学大会发布日期:2015-06-23 10:29:08浏览:159次

1 研究目的

在竞技运动中,情绪刺激常会干扰运动员原本稳定的技术动作。大量研究发现,相比积极刺激,消极刺激会对运动员的运动表现产生更大干扰,使动作反应的时间延长,动作表现的稳定性下降,最终导致运动绩效的降低。在这个运动过程中,除了运动(motor)表现的参与,认知(cognitive)表现也是重要的加工环节。然而,目前对于认知-运动表现(cognitive-motor performance)的了解还尚不完善,对于情绪刺激如何影响认知-运动表现及其加工机制还不清晰。依据Russell (1980)的情绪维度理论,所有的情绪刺激都具备效价(valence)和唤醒度(arousal)两个维度。然而,目前仍鲜有研究同时考虑到这两个维度。本研究欲从情绪刺激的不同维度出发,通过双任务oddball范式的认知任务,探讨不同维度的情绪刺激对认知-运动表现在行为和大脑激活两个层面的影响。

2 研究方法

本研究使用双选择oddball范式,采集26名普通大学生完成任务时的行为(释放时间、选择时间、返回时间)及脑电N2P3LPP数据。其中偏差刺激材料主要包括四种情绪图片:高唤醒度正性刺激,低唤醒度正性刺激,高唤醒度负性刺激,低唤醒度负性刺激。标准刺激为一张中性图片。

3 研究结果

3.1 行为结果

以释放反应时为因变量发现,效价与唤醒度交互作用显著,[F (1, 25) = 6.375; p = .018]。低唤醒正性刺激的释放反应时显著小于低唤醒负性刺激。

以返回反应时为因变量发现,唤醒度主效应边缘显著,[F (1, 25) = 3.837; p = .061]。高唤醒度刺激的返回反应时显著长于低唤醒度刺激。

3.2 脑电记录结果

P2平均波幅为因变量结果发现,唤醒度与效价交互作用显著[F (1, 25) = 14.758; p = .001]。对于负性刺激,高唤醒度图片较低唤醒度诱发更大P2波幅(p< .001;对于高唤醒度刺激,负性图片诱发的P2波幅显著性大于正性图片(p< .001)。

N2平均波幅为因变量结果发现,效价与唤醒度交互作用显著[F (1, 25) = 29.227; p = .001]。对于负性刺激,高唤醒度图片较低唤醒度诱发更大的N2波幅(p < .001)。同时,对于高唤醒度刺激,负性图片诱发的N2波幅显著性大于正性图片(p < .001);而对于低唤醒度刺激,正性图片与负性图片间仅出现边缘显著(p = .085)。

LPP平均波幅为因变量结果显示,效价、唤醒度与脑区交互作用显著[F (1, 25) = 33.383; p< .001]。对于负性刺激,在所有脑区,高唤醒度图片较低唤醒度均诱发更大的LPP波幅(ps< .001)。同时,对于高唤醒度图片,负性刺激诱发的LPP波幅显著大于正性刺激,并在所有脑区均表现出显著性(ps< .001);但对于低唤醒度图片则相反,负性刺激诱发的LPP波幅显著小于正性刺激,并表现在除顶区以外的所有脑区(ps < .001)。

4 研究结论与建议

不同效价与唤醒度的情绪刺激对认知-运动表现产生的影响不同。高唤醒条件下,负性刺激较正性刺激对运动表现的干扰更大;负性刺激中,高唤醒度的干扰较低唤醒度干扰更大;并且低唤醒度的正性刺激对动作的反应时间和大脑的激活程度干扰最小。

在与情绪刺激相关的研究中,要严格控制情绪刺激在效价与唤醒度上的潜在影响。在刺激材料的选择上,需要同时控制好效价和唤醒度的不同而可能造成的差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