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当前位置: 万豪国际娱乐手机网站 > 论文

运动决策中的理性:运动心理学对行为经济学的贡献与挑战

编辑:王洪彪 单位:沈阳体育学院

来源:第十届全国体育科学大会发布日期:2015-06-15 13:54:01浏览:214次

本研究通过文献分析梳理了运动心理学研究对行为经济学的贡献和面临的挑战。

1 运动心理学对行为经济学的贡献体现在对运动现象进行操作性定义,从而揭示人类行为经济决策的认知偏见

人们相信在投篮时,存在一种所谓的手感。然而通过托沃斯基和吉洛维奇的研究发现,这种效应实际并不存在,这只是人们的一种认知偏见。发端于运动认知现象的这项研究引起了科学家们的极大兴趣,迄今为止已经被直接引用1045次,并且将热手效应研究扩展至经济学,金融学,政治学,社会学等领域。

以色列温盖特体育学院的运动心理学家伯埃里(Bar-Eli)在2007年研究发现,如果一个守门员呆在中路不动,成功扑住点球的概率为33.3%,扑向左右两侧的成功概率分别只有14.2%12.6%。研究小组分析了在现实中这些守门员的行为:门将老老实实守在中路的情况只有6.3%偏爱行动所影响的不仅是守门员,也包括经济政策的制定者。

2011年,沃顿商学院的施魏策尔通过使用精密激光测量了职业高尔夫巡回赛中250万次运动员推杆情况,研究表明,即使是最优秀的运动员泰格伍兹也存在损失规避效应。通过对运动领域中现象的分析,验证了即使大师级专家也无法避免存在认知偏见。

2 运动心理学对行为经济学挑战表现在母学科心理学科学性危机和大数据研究范式对传统认知的颠覆

追求阳性结果成为心理学实验成败的圭臬,在大量心理学期刊所刊登的新奇性研究,都是差异显著的。这些问题在整个学术研究领域中普遍存在。英国爱丁堡大学的社会学家丹尼尔对科学界各领域4600项研究进行了调查统计,结果发现,1990年至2007年之间阳性结果的比例增长了22%以上。美国哈佛商学院的消费者心理学家莱斯利对2000多名心理学家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发现,超过50%的人都会首先检验结果的统计学意义,然后再决定是否收集更多数据,直到获得阳性结果就停手。超过40%的人选择性发表阳性结果。阳性结果的泛滥扭曲和掩蔽了心理变量之间的真实的关系,在运动认知决策研究领域的影响会更大。

尽管吉洛维奇在研究中声明热手效应只是人们的错觉——赌徒谬误,但是,大数据研究范式,哈佛大学的安德鲁等人2014年通过大数据范式研究认为,一个运动员起来了之后会鼓励他完成更多更难的投篮,而这与热手效应抵消了。他们搜集了2012-2013NBA赛季选手们的出手视频,总共包含83000个镜头,足以观察这些投篮的难度。他们发现,感觉到自己的热手来了的运动员的确会选择更难的投篮,通过对几个投篮镜头的难度筛选,他们发现了很小但是有重大意义的热手效应,那就是他们发现开始时间做得好的选手接下来会表现得更好。

3 运动心理学与行为经济学交叉研究的未来

大家知道,神经经济学无法解决:冲动性的情绪系统有时会妨碍更加有序的理性决策系统,因为,人类行为背后的内在过程具有双重性质,即情绪——认知双系统。并且这两者之间并没有清晰的界限,也没有被广泛接受的操作可以识别其中任意一种系统的作用。运动神经决策现象或者可以提供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对运动决策效用进行情境设置,考察不同情境设置条件下操作表现的脑神经机制,测量那些感兴趣的大脑区域对相关刺激的不同水平表现出不同的激活程度,然后考察某个感兴趣区域脑电活动与有关运动决策行为的相关性,最后,检验不同脑区被激活的时间进程,结合大脑空间定位以推测不确定性的运动行为决策实际的神经加工回路。有限理性与情绪系统在运动神经经济学框架下,结合大数据研究范式,可能会为人类决策行为的描述性模型带来改变,并且会对认知与情绪过程背后的神经心理机制提供更有价值的洞见,可能会改变大家对理性与最优行为的理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